首頁  >   海南周刊 | “再創造”讓黎族花果酒新香四溢 果落花開酒蘊香

海南周刊 | “再創造”讓黎族花果酒新香四溢 果落花開酒蘊香

2019-06-17 李夢瑤 來源:海南日報

    “再創造”讓黎族花果酒新香四溢

  果落花開酒蘊香

  文\海南日報記者 李夢瑤

?

  黃麗蔡在釀酒。 (圖片由受訪者提供)

  初次見到黃麗蔡,是被她面前一杯杯色澤艷麗似彩虹的花果糯米酒所吸引。

  那是5月底在五指山舉辦的一場民間文化活態展示會,身著黎族傳統筒裙的黃麗蔡微微傾斜著酒壺,一縷縷藍色、黃色、紅色的酒液從壺嘴傾瀉而出,濃烈或清淡的酒香便瞬間竄入鼻腔。“現在正是桃金娘開花結果的季節,釀出來的酒可是一絕。”端起一杯橙黃色的果酒遞給來者,酒杯上“達埋厚”的字樣頗為醒目。她說,這是黎語“外婆教我”的意思。

  黃麗蔡的釀酒技藝,也的確是從外婆那里得到啟蒙。

  在物質極為匱乏的年代里,家里的小輩們常常是數著日子挨到逢年過節,才能盼到外婆從緊缺的口糧中擠出幾捧稻谷釀一次酒。“那時我們年紀還小,不懂喝酒,饞的是一口剛剛蒸熟出鍋的糯米。”黃麗蔡還記得,釀酒這天幾乎全家人都要圍著土灶臺忙活,他們這幾只小饞蟲必定趁大人忙亂時溜到鍋邊偷食一兩口。

  生活一年年寬裕起來,釀酒不再是件稀罕事。只是外婆的身影日漸瘦小,過去曾經掀開桶蓋偷吃的頑皮孩童,便漸漸成了站在灶臺鐵鍋前的人,開始用自己的雙手去傳承家鄉的味道。

  2012年的一次釀酒,黃麗蔡想起小時候外婆上山給她們摘野果的場景,突然有了釀花果糯米酒的想法。

  正好是秋天,她決定先試著用桂花入酒。

  將糯米蒸熟、晾干并拌酒餅封釀,等到一兩個月后口感醇香清甜時,摻入桂花再密封一到兩個月,一壇混雜著花香的糯米酒方才釀成。送了幾壺給親友鄰里品嘗,反響很是不錯,令她不禁信心大增。

  循著四季節令,黃麗蔡開始將桃金娘、菊花、梨花、香蕉、菠蘿、檸檬、洛神花、藍蝴蝶花等花果一一入酒,呈現出的效果竟也各具驚喜。顏色偏橙黃的桃金娘酒酸甜適度,藍蝴蝶花酒顧名思義是藍色,洛神酒按釀造時間長短分為粉紅色與紫紅色,口感與葡萄酒相似……

  “釀制工序大多一樣,只是封釀時間略有區別,且對花果的選擇也頗為講究,譬如香蕉必須熟透了才能入酒,不然口感會太澀。”黃麗蔡說,與內地多用白酒打底的花果酒不同,她采取傳統的黎族糯米甜酒釀造工序,釀出的酒度數偏低,口感也更為醇甜。

  經過這些年的埋頭研制,黃麗蔡陸續推出20款不同的花果糯米酒,新鮮而獨特的口感漸漸吸引大量人氣,讓她從小山村走向冬交會、三月三展銷會及各種民間文化活態展示會,甚至還將酒銷往了北京、浙江等地。

  有趣的是,如今被人視為“新奇物什”的花果糯米酒,早在一千年前便已盛行于瓊島黎村。《方輿勝覽·瓊州》卷四三載:“以安石榴花著甕中,經旬既成酒,其味香美仍醉人。”宋代蘇過《己卯冬至儋人攜具見飲即罷有懷惠兄弟》詠道:“椰酒醍酤白,銀皮琥珀紅。”可見,以花果入酒早有先例。

  無意間重拾起先輩的古老技藝,40歲的黃麗蔡也在“再創造”中促黎族花果酒煥發新生。

  “我注冊了‘達埋厚’的商標,也建了酒坊,希望能盡自己的一份力,讓黎族釀酒在與時俱進中得以代代相傳。”而令黃麗蔡時常感到恍惚而欣慰的是,如今每次釀酒時,家里的侄女總會溜過來踮起腳尖抓一大把酒糟當飯吃,讓她覺得像極了小時候外婆身邊的自己。


責任編輯:陳賢玉
分享:
广东26选5图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