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  >   壯麗70年·奮斗新時代 | 一杯咖啡“品”福山巨變

壯麗70年·奮斗新時代 | 一杯咖啡“品”福山巨變

2019-06-14 李佳飛 王家專 來源:海南日報

    澄邁福山從曾經的荒草滿坡到如今的游客紛至,咖啡產業發展功不可沒

  一杯咖啡“品”福山巨變


俯瞰福山咖啡文化風情小鎮。本報記者 李佳飛 通訊員 王家專 攝

  ■ 海南日報記者 李佳飛 通訊員 王家專

  許多人認識澄邁縣福山鎮,是從一杯咖啡開始的。

  到澄邁福山咖啡館,點一杯咖啡,配一碟糕點,一群老友談笑風生——這是福山人的日常,也是許多島內外游客喜歡的休閑生活方式。

  每逢周末和節假日,澄邁福山咖啡文化風情小鎮的停車場里,停滿了各地車牌的車輛,他們有的是路過福山歇歇腳,有的是專程到這里來,就為喝一杯福山咖啡。

  在澄邁縣原人大常委會主任、74歲王川信的眼中,福山從以前的荒草滿坡,到如今的游客紛至,咖啡扮演了重要的角色,也見證著這座小城的發展巨變。

  夢想啟航 沃土生金

  福山適宜種植咖啡,在上世紀30年代就被人發現了。在福山風情小鎮的咖啡文化館里,有一段這樣的記載:1935年,印尼華僑陳顯彰經考察后,認為福山一帶“泉甘土肥”,于是在此創辦福民農場,開啟了福山咖啡種植的歷史。

  遺憾的是,日軍侵瓊期間,福民農場慘遭日軍破壞。海南島解放后,陳顯彰重新經營福民農場,種植咖啡800多畝。他還被國營興隆農場聘請為技術顧問,為興隆提供咖啡種子。可惜1953年,他蒙冤身陷囹圄。

  新中國成立初期的海南,百業待興。陳顯彰帶回的咖啡種子,當時沒有形成規模化的產業效益。“那時的福山,尋常百姓很少人種植咖啡,以種植橡膠、香蕉為主,一些撂荒的田地雜草叢生。”回憶往事,王川信這樣感慨。

  “福山咖啡”品牌的締造者,是有著“咖啡大王”稱號的澄邁本地人徐秀義。1979年,44歲的徐秀義決定種植咖啡。他從老家的5畝地開始試種,用3年時間,將種植面積逐步擴大至50畝。1982年,他申請注冊“福山”商標,次年成立澄邁縣福山咖啡聯合公司,之后在福山水庫旁辦起了澄邁縣第一家咖啡加工廠。

  當時,徐秀義帶著精制的咖啡到北京、上海、杭州、無錫、武漢等地試銷,品嘗過的人都贊不絕口,認為可與進口咖啡媲美。徐秀義用心搜集,取回26種國外咖啡產品樣品加以對比,不斷改良品種和改進加工工藝。

  一杯咖啡 續寫傳奇

  1988年,海南建省辦經濟特區,改革開放的春風吹暖瓊島大地,交通路網日漸完善,來到福山的人群也一下子多了起來,他們或是開荒拓土種植冬季瓜菜,或是從事代理收購的生意,福山資源優勢突出,加上位于交通要道,很快成為海南島西線傳統農業的重要集散地。

  “福山咖啡”現任“掌門”徐世炳還記得,父親徐秀義開的第一家咖啡館在海榆西線道路邊上,起初取名“棋樂咖啡館”,以期“以棋會友,分享快樂”的意思,借此宣傳推廣氤氳著咖啡香氣的休閑生活方式。

  然而,讓人難以預料的是,這樣的咖啡館竟難以為繼,不僅掏空了徐秀義的積蓄,還讓他負債累累。

  “其實他做什么都賺錢,唯獨做咖啡是虧本的!”徐世炳說,為此他和父親在咖啡館的經營問題上產生了嚴重分歧。父親堅持,福山咖啡館只能賣福山咖啡,不輕易開加盟店。兒子則認為,咖啡館需要適當經營其他飲料、糕點品種以滿足客戶多樣化的需求。兩人一度鬧到不可開交,以致于1995年,徐世炳在海口開第一家分店時,父親拒絕給兒子供貨。

  后來,徐世炳漸漸體會到,父親的固執,其實是對福山咖啡品質和品牌的堅持。老人家直到臨終前,都在交代兒子,要做好福山咖啡,流傳百世。

  2000年,32歲的徐世炳從父親手中接過福山咖啡館時,他愈發覺得,父親的堅持是對的,要做百年老字號,做穩、做精、做好品質才是前提。此后,徐世炳和父親一樣,專注只為做出更好的福山咖啡。

  2004年,福山咖啡系列產品的logo誕生,商業標識是一幅取自徐秀義形象的木刻版畫:一位樸實的手捧豐收果實的海南老農,臉上刻著歲月的勤勞印記……

  第二年,福山水庫旁的福山咖啡老館修新,紅墻青瓦的咖啡館與山水相依,端起咖啡杯,目光所及是碧波蕩漾、白鷺翩飛,耳畔隱約傳來聲聲犬吠、啾啾鳥鳴。

  農旅融合 濃香四溢

  不知道是咖啡成就了福山,還是福山成就了咖啡。2009年,澄邁縣委、縣政府秉持著“舉辦一場活動,留下一片產業,帶動地方發展”的目標,緊緊圍繞“咖啡文化”主題,啟動了福山咖啡文化風情小鎮建設,包括“福山咖啡”在內的一批咖啡館在此落地迎賓。

  近年來,隨著中國福山杯國際咖啡師冠軍賽等高端賽事接連在福山舉辦,福山咖啡的知名度已經享譽國內外,福山也先后榮獲“中國咖啡第一鎮”“海南最美小鎮”等稱號。徐世炳的福山咖啡老館常常游人如織,節假日一位難求。據粗略估算,僅福山咖啡老館一家咖啡店一天就能賣出咖啡近7000杯,日營業額近20萬元。

  為進一步促進農旅產業融合,延伸咖啡文化產業鏈,去年,徐世炳再投入1600萬元,在福山鎮紅旗坡建設集生產、研發、觀光體驗于一體的福山咖啡體驗中心,帶動了近500名當地群眾就業。

  咖啡帶動福山當地特色農業和旅游業發展,澄邁縣福山鎮鎮委書記王錫飛告訴海南日報記者,除了咖啡,福山還有福橙、地瓜、荔枝、蓮霧等農特產品,但目前還沒有哪一件產品能像咖啡一樣,將農業、旅游業和文創產業等聯系得如此緊密,有力帶動當地經濟發展。福山全鎮現有咖啡館30多家,2018年帶動消費和旅游收入5619.6萬元。

  一把剛烘焙出來、還帶有熱氣的咖啡豆被放進研磨機里研磨,一股濃郁的香味立即充滿了整個房間。6月12日下午,在“80后”陳文經營的“守藝人咖啡館”里,湖北游客蘇梅安靜地等待品味濃香四溢的福山咖啡。陳文告訴海南日報記者,他的咖啡店雖小,但得益于咖啡文化風情小鎮的建設,“守藝人咖啡館”自2013年開業至今,客流量穩步上升。

  (海南日報金江6月13日電)

  記者手記

  時代發展呼喚匠心

  匠心精神,締造百年品質——這是海南日報記者到澄邁福山咖啡文化風情小鎮采訪的最大感受。福山咖啡之所以有今天這么大的名氣,甚至帶動一個地區的發展,引領人們新的生活方式,這不是偶然,這與澄邁,與“福山咖啡”創始人徐家父子的堅守與努力有著密切的關系。

  不忘初心,方得始終。匠人的初心,是一種情懷,是一份專注與堅守,是一種精益求精的態度。在時代變遷、社會發展的大潮中,徐家父子沒有盲目擴張,不追逐眼前短期利益,他們專注種植、加工、銷售的每一個環節,只為呈現一杯高品質的咖啡。

  正如社會學家理查德·桑內特所說,只要擁有一種純粹為了把事情做好而好好工作的欲望,我們每個人都是匠人。在我眼中,徐家父子對福山咖啡的堅守,體現了一種根植于他們血脈中的匠心。

  在多數人只講求效率、減少成本的當下,市場利益的驅動,常常會讓人忘了初心,導致出現“山寨”、假貨和粗制濫造。時代發展,呼喚匠心。我們期待更多的人,始終保持一顆敬畏之心,用極致的認真和恒心,去打造極致的作品。

  (海南日報記者 李佳飛)


責任編輯:陳賢玉
分享:
广东26选5图表